川觀智庫發布《四川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報告(2022)》  

換道超車,四川還有機會嗎?


川觀智庫首席研究員 熊筱偉


當全國新能源汽車產業高歌猛進時,四川卻“一退再退”。


最直觀的表現,反映在四川新能源汽車產量占全國總產量的比重上。這個數字從國內補貼退坡開始時的約3%,到去年跌破2%,再到如今跌至約1%。


去年初,川觀智庫調研過四川新能源汽車產業“不進反退”現象。各地也在積極作為,但產業卻依舊“一退再退”,這迫使我們思考:是不是舊有路徑走不通了?實現新能源汽車產業換道超車,四川還有機會嗎?如果有,機會在哪兒?


川觀智庫先后與28家行業協會和研究機構、企業以及各級主管部門的負責人深入對談,采寫并發布《四川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報告(2022)》。




A篇傳統思路如今面臨不小挑戰



需要說明的是,“一退再退”不等于產業在衰退。


恰恰相反,四川新能源汽車產業在過去一年多時間里保持了高速度增長。這個現象似乎讓人費解:四川以如此高速度追趕,為什么在全國占比還會“一退再退”?



為何四川產量增速跟不上全國平均速度?

其實“一退再退”的直接原因不難理解:四川增速快,全國更快。


當市場需求呈爆發式增長時,產量增速就成為衡量一個地方新能源汽車發展態勢的重要指標。但不論去年還是今年,四川產量增速都遠沒有跟上全國平均速度。


為什么跟不上?其中有客觀原因。但受訪者普遍認為更多還是要從自身找原因。


對此川觀智庫于去年初有過調研,可將原因簡單歸納為:四川缺乏熱銷車型。而這又是因為我省缺乏“頭部企業”和“企業總部”。


此后一年半時間,情況是否有改變?川觀智庫進行了調查,發現情況并未得到明顯改觀。


一年半時間過去,情況為什么沒有明顯改觀?川觀智庫調查發現,地方政府都在積極爭取。但所有受訪主管部門負責人都表示,目前招引難度很大。


為何“拼招引”“抓培育”現在難度都很大?

難度大固然需要地方加勁,但受訪者提醒背后的深層次、趨勢性問題也要引起高度重視,它們集中反映在各地“拼招引”的兩大傳統思路上——拼優惠政策、產業鏈建設。


具體看優惠政策,招引成本“太高”。如今要引入某一家巨頭的新產能落地,地方政府的花費都是以“數十億元”來計算。


招引成本為什么這么高?受訪者主要談到兩方面原因。一是“抄底”窗口期已然過去。二是四川產能利用率問題,會增加企業落地成本。


另一大難題是產業鏈供應鏈“弱”。這里的“弱”,是相對而言。受訪專家提醒,除動力電池外,四川在其他核心部件方面少有比較優勢。


綜合上述情況,地方“拼招引”的兩大傳統發展思路如今都面臨不小挑戰。受訪者普遍認為,若繼續走傳統路徑,四川將承擔很高成本和風險,難度較大。


招引不易,能否內部培育?如果是按傳統路徑“從零開始”培育整車企業,時間已太晚,可行性不高;若培育現有車企,介于客觀差距,依然難度不小。




B篇新機會來自搶抓產業變革新趨勢



在此情況下,四川還有機會換道超車嗎?


多位受訪者坦率表示:如果產業格局就此走向平穩,恐怕機會不大。但如今新能源汽車產業仍處在深刻變革過程中、產業鏈供應鏈仍在不斷被改變乃至重塑——在這些變革與重塑過程中,就蘊藏著四川的機會。



抓“陡峭增長期”機遇

四川機會,來自產業的“超預期”發展。


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電動汽車百人會副理事長歐陽明高判斷:汽車電動化已突破臨界點,進入陡峭增長期。


進入陡峭增長期,帶給四川的直接機遇是承接新增產能


一個或許更大的機會,是陡峭增長期引來的“跨界者”。受訪者建議四川可積極鼓勵推動跨界巨頭和本地車企踐行“華為智選車模式”。


這種模式的好處不少。一方面有利于本地車企“借勢”另一方面有利于地方招引“降本”


該模式也有較高的可行性。


沒能因陡峭增長而被媒體聚光燈照亮的一些細分賽道,同樣值得關注。一個典型代表,是新能源商用車。


搶抓“行業下半場”機遇

四川機會,也來自行業“下半場”的新變化。


汽車行業上半場電動化已基本完成,進入下半場智能化階段。智能化、網聯化技術相比電動化更容易體現不同汽車的差異化,是下一階段競爭的焦點。而相比燃油車,新能源汽車和智能化、網聯化有更天然的聯系。


幾乎所有受訪者都認為,智能化網聯化是四川實現新能源汽車產業換道超車的機會。


這里的機會,具體是指什么?可分三步來回答:第一,上述趨勢會引發新能源汽車產業鏈變動,由此誕生一系列新的核心部件和產業環節;第二,這些部件和環節不僅是新的經濟增長點,也是新能源汽車產業鏈中具有戰略意義的組成部分,對整個產業鏈具有引領拉動作用;第三,發展這些部件和環節,四川有機會、有條件。


受訪者們建議,四川針對智能化網聯化最有可能實現“超車”的領域集中發力,積極開展企業招引和培育。



他山石


梳理31省市區新能源汽車產業規劃

這些資訊值得四川關注


川觀智庫研究員 蒲南溪


過去一年,全國多個省市發布了針對新能源汽車產業的“十四五”規劃,勾勒出當地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的目標與路徑。川觀智庫梳理了相關規劃,發現其中傳遞出不少信息,值得關注。



從規劃看整車產量

全國新能源汽車產量將繼續保持迅猛增長,四川可能成為“低洼地帶”

有15個省市公布了2025年要達到的新能源汽車產量目標,總量超過1000萬輛。


中國已連續多年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車產銷國,從已公布的產量規劃總量看,這個勢頭將保持下去。


去年四川新能源汽車產量是6.4萬輛,占全國產量不到百分之二。如果這一趨勢得不到有效改變,四川或將成為全國新能源汽車生產的“低洼地帶”。


能不能改變這一狀況?受訪者建議用好四川的市場潛力和燃油車制造基礎,實現突破。



從規劃看汽車車型

多省市謀求從細分賽道“換道超車”,建議四川在氫燃料電池商用車領域尋求超車可能


在全國范圍內,一些省市除了兼顧乘用車、商用車、專用車的常規安排,還有6個省市提出了各自特定領域的目標

目前全國的乘用車市場已經被頭部企業瓜分,處于后發位置的省市只能發揮各自優勢,在細分賽道深耕。如云南、貴州的做法,都是屬于“換道超車”,努力抓住細分市場的機會。


受訪者認為氫燃料電池商用車是具有四川本地特色且已經形成一定技術積累和生產能力的車型。建議做好配套基礎設施,盡快開展氫燃料電池商用車,特別是氫燃料電池公交車、城際客車的推廣應用,力爭盡快成為全國氫燃料電池車汽車示范城市群中一分子。



從規劃看充電樁建設

各地都強調遵循“適度超前”原則,建議四川加強充電場所規劃,統一充電設施建設標準


在充電設施方面,公布建樁計劃的有16個省市,其中有11個省市目標都超過了15萬個。


通過分析相關省市的規劃目標,專家告訴川觀智庫,這些省市普遍強調在數量規劃上要遵循適度超前的原則。


專家建議政府不必在數量上有具體規劃,但要注重對充電場所的規劃。


具體到四川充電樁等基礎設施的建設規劃,專家認為還有一些難點重點需要注意。比如連接城市之間道路上的充電設施配套服務。


廣東省在建設充電樁基礎設施的同時,推出了一系列相關的標準和統一的“粵易充”平臺。專家認為讓充電設施擁有統一標準,不僅可以方便廣大消費者,還可以促進新能源汽車的銷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