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觀新聞記者 邵明亮 文/圖

8月11日四川啟動三級抗旱應急響應后,水利廳派出多個工作組前往各地調查旱情、指導抗旱。8月12日至13日,川觀新聞記者跟隨其中一個工作組前往川南的瀘州、宜賓等地,了解當地旱情發展和應對舉措。

旱情對川南大春糧食作物影響有限

酷暑難耐。8月12日中午,站在瀘州市合江縣街頭,熱浪撲面而來。當天,合江縣最高氣溫高達41℃。

“水位比去年同期下降了幾米。”站在位于臨港街道的合力水庫大壩上,水庫管理員胡利華介紹,合力水庫63萬立方米的庫容,目前僅剩20萬立方米的蓄水量。

對于水庫蓄水量減少的原因,胡利華解釋,一方面是因為前期高溫少雨,造成水庫集雨量減少;另一方面是降雨少導致水稻等在田作物用掉了比以往更多的水量。

一減一增,水庫水量自然消耗快。

合江縣的大春糧食收割作業已基本完成。

“但也不用過于擔心。”瀘州市水務局相關負責人表示,當地水稻從7月中旬就開始陸續收割,春玉米、高粱也從7月下旬就開始采收,這些大春糧食作物生長后期需水量少,因此旱情對它們的產量影響有限。

瀘縣方洞鎮雨鋒村黨支部書記劉大群告訴記者,村里的幾百畝水稻月初就已基本收割完畢。初步測算,今年村里水稻產量能維持在500公斤/畝以上,基本跟往年持平。

除了瀘州水稻已基本收割完畢外,宜賓、內江、自貢等川南3市,目前正在緊鑼密鼓地大規模收割水稻。

近日,在自貢市富順縣古佛鎮鳳儀村,當地測得水稻畝產量為590公斤;在內江隆昌市,目前全市的中稻平均畝產為580公斤。據了解,四川中稻平均畝產為530公斤—540公斤,在當下高溫干旱的不利條件下取得這種產量實屬不易。

在田作物不同程度受旱減產

“沒看到一個能滿粒的。”8月13日,屏山縣大乘鎮柏楊村黨支部書記譚其勇一頭鉆進一塊晚熟玉米地,連著剝開幾個玉米后,失望而還。

盡管大春糧食作物產量尚可,但村里500多畝晚熟玉米就沒有那么幸運了。由于柏楊村的晚熟玉米多種在高臺地和土坡上,沒有灌溉水源保障,產量基本靠“老天爺”幫忙。

屏山縣大乘鎮柏楊村晚熟玉米因干旱減產。

進入7月,柏楊村所在的大乘鎮降雨量比往年同期減少了六到七成,對當前在田的晚玉米、秋紅苕、再生稻等糧食作物影響較大。

記者在柏楊村的幾塊玉米地看到,剝開苞葉,不是看到一粒玉米都沒有,就是細細的玉米芯上僅掛著一兩顆玉米,產量大減,甚至絕收。

不僅是晚熟玉米,柏楊村的脆紅李目前正是上市階段,由于前期干旱缺水,造成李子個頭很小且口感不好,預計今年村里有5萬斤李子不好找銷路。

“如果再不下雨,這再生稻也生不起來了。”瀘縣福集鎮黨委書記李詩兵最近很焦急,鎮里種的大多數是再生稻品種,前段時間水稻收割完畢后,由于天氣干旱,很多再生稻生長得不好,甚至不再發茬生長。

李詩兵表示,當地的水稻每年收割完后還會重新生長,國慶期間就能再收割一季再生稻,盡管產量不高,但每畝也能有了一兩百公斤,如今一直沒有降雨,在一些水利工程保障不到的地塊,再生稻幾乎無法再生長。

據了解,在川南地區當下在田糧食作物主要是晚熟玉米、秋紅苕、再生稻,其他經濟作物如李子、大豆等,均不同程度受旱。如近期若再無有效降雨或水源供應,產量、品質將進一步受到影響。

加強供水全力保生活和農業生產

“大家快來接水了!”8月13日上午,屏山縣大乘鎮京坪村村民徐務江,遠遠看到來給村里送水的消防車,連忙吆喝起來。

當天,一輛中型消防車來到村里給村民送來生活用水。京坪村地處二半山地區,海拔較高,盡管村里通了自來水,但最近水廠水量、水壓不足,只能對京坪村這類村莊實行分時供水。

消防車給屏山縣大乘鎮京坪村送來生活用水。

“全縣城鎮供水基本能夠保障,但一些高山和二半山地區,水量不足的時候,只有靠送水解決。”屏山縣水利局局長廖擁軍介紹,全縣飲水困難需救助人口大概在8000人左右,目前當地已向5個鄉鎮16個村送水240多噸。

保證生活用水的同時,農業用水也關乎群眾今年收益。

在宜賓市屏山縣,兩個代表性水庫——新房水庫(農業灌溉)、金魚洞水庫(縣城供水)盡管蓄水量較往年同期有所減少,但水量尚有保障。“即使未來10天不下雨,這兩個水庫仍能保障它們各自負責的農業灌溉用水和縣城生活用水。”屏山縣防汛抗旱指揮部辦公室相關負責人說。

在瀘縣福集鎮螺螄山水庫,總庫容為390.5萬立方米,盡管經過前期灌溉大量用水,但截至8月12日仍有311萬立方米的水量。

螺獅山水庫蓄水量仍能滿足當前灌區灌溉需要。

“看到這滿滿的‘一缸水’,我們和老百姓的抗旱底氣更足了!“瀘縣水務局水利中心主任鄧萬明介紹,現在螺螄山水庫每天通過提灌對周邊灌區1.1萬畝作物進行灌溉供水,通過加大供水量,抗旱保生產。

瀘州市水務局副局長張權表示,前期工程蓄水給當下抗旱帶來了充足的調水空間。7月以來,瀘州全市的水庫調度用水已達4685萬立方米,全力保障農業生產用水。